關於部落格
my dear Baby Rabbit
  • 6237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ANOTHER YOURSELF 中的東京少年物語

昨天晚上終於收到等待已久的畫冊組 "Aother Yourself" (もうひとりのわたし) 是 VOLKS 前陣子出的寫真組 內含畫冊+娃妝DVD+娃的故事介紹+名姓片+電話卡 由於前陣子聽說裡面有很多東京少年物語的短篇故事 就不顧那瘋狂的售價給他買下去了 [誰叫我是東京少年物語迷 Orz] 翻開東京少年物語篇的第一頁, 就看見橘四郎與近衛司2人 在校園裡一面走著 一面進行上述令人血脈騰飛對話。 而接下來是橘四郎+近衛司+南条勲+雪之丞 的個別單人寫真 . ♡ . 直得一提的是 . ♡ . 近衛司的部分 . ♡ . 有多張橘純出現的圖片 . ♡ . 但為何南条勲 . ♡ . 甚至她的親哥哥的部分 . ♡ . 都沒有她的出現呢? . ♡ . 而且圖片的排版 . ♡ . 有種司ㄧ直都是在注視純的感覺 . ♡ . ( >////< )y 設定資料 椹木 雪之丞 (Yukinijo Sawaragi) 生日 11月19日 血型 O型 出生 俄羅斯 身高 192cm 體重 93kg 興趣 格鬥技、訓練 夢想 前往父親出生長大的俄羅斯,去了之後再考慮。 故事 10歲的時候母親去世。之後成為格鬥技一家的養子。 很習慣一個人吃飯。 也曾有過背著正在為比賽減重的父親,偷偷塞食物入口。 但是,那一晚,在四郎家吃的飯好美味。 從不知道跟家人或朋友,大家一起談笑吃飯是那麼的美味。 我總是一個人,但絕不討厭這樣的自己。打鬥與其說是喜歡不如說是理所當然的事。 但是,這條街的溫暖,我一定永遠都不會忘記。 人門稱它為冷漠的大都會,或是東京沙漠,但是對我而言, 跟那些傢伙一起渡過時光的這條街,是我的綠洲。所以我永遠不會忘記。 在這裡,聚集著我所有美好的回憶。 橘 四郎 (Shiro Tachibana) 生日 8月3日 血型 A型 出生 東京都 身高 170cm 體重 58kg 興趣 彈吉他、登山 夢想 做可以幫助他人的工作 故事 非常受妹妹純的仰慕。而他也把純像個弟弟般地疼愛。 四郎總是,遙望著最遠的地方。 那像是一個夢。 遠在天邊發光,不停的呼喚自己。 那個呼喚聲,四郎無法不去聽它。 所以,四郎登上山。 讓自己能夠聽得更清楚,呼喚自遙遠未來的聲音。 近衛 司 (Tsukasa Konoe) 生日 10月17日 血型 A型 出生 美國加州 身高 172cm 體重 58kg 興趣 帶愛犬散步、聽音樂 夢想 成為醫生 故事 童年在美國長大,之後回到日本。四郎還有其他人都叫他 "小司"。 最近,讓我在意得無法自拔的事。 純。現在正想著什麼呢? 在腦海裡看見的是誰? 真希望是我。 老爹,雖然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考慮過,但或許成為醫生也不賴。 老爹,是怎麼覺得呢? 應該還是希望我繼承他的路吧 我想問他,但卻不好意思開口去問。 四郎,勲,丞,都是不變的好友。 雖然有時會讓我抓狂,但也有時會感覺到自己是真的有多麼喜歡他們 真希望能夠永遠這樣不變的說,如果能就這樣下去就好了說。 南条 勲 (Isao Nanjou) 生日 7月4日 血型 AB型 出生 東京都 身高 179cm 體重 62kg 興趣 彈電吉他、與愛犬捷克散步 夢想 狗狗訓練師、獸醫 故事 大家叫他"小勲"。不常說話,大家談話時大多沉默的聽著。 說出"母親"這個字時在喉嚨裡頭嚥下的不只是丞。 感覺到四郎的家庭很美滿的,當晚不只是丞,我也一樣。 在大豪宅裡,冰冷的空氣,讓幼小的我沉默了。 不該說出的話,對當時的我來說有太多太多,無法去判斷。 在遇見四郎與司之後,我覺得我稍微有了改變。 可以說出所有心裡的話,擁有這種朋友竟是如此讓人高興的事,我還是第一次知道。 我好羨慕。羨慕四郎,司還有丞炫目的自由。但是,我不會逃避。我會背負我注定要承擔的包袱。 所以只要現在就好。只要在這個輝煌的季節中。 橘 純 (Jun Tachibana) 生日 2月14日 (情人節耶♡) 血型 A型 出生 東京都 身高 160cm 體重 49kg 興趣 彈鋼琴、製做手工小物 夢想 秘密 故事 把母親做給她的貓咪布偶當妹妹一樣照顧。無時無刻都希望能跟四郎及他的朋友玩耍。 [因為短篇故事太多,身為橘純的媽我就先寫有女兒出場的XD]
小小的決鬥 司的臉色發青。 永遠都很開朗的司,沉默的站在這裡,微微發抖,面色鐵青。 即使不願意也顯眼的3個人,為此陷入了麻煩。 站在司的兩旁,四郎和勲不知該如何是好。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司突然冒出了一句 "我要去決鬥" "決鬥? 你?" "怎麼回事啊?" 但是無論兩人怎麼問司只是鐵青著臉頑固的不願意開口。 面對僅僅吐出"純太可憐了"的司,兩人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才問出實情。 在這條街上,有其他的少年團體。 其中有一組像混混的團體似乎早已盯上他們許久。 顯眼的他們似乎被那團人視為無法忍受的眼中釘。 但由於他們的腕力原本就無法跟那些混混相比, 因此一直以來他們都極力避開那些人。 即使這樣,在這種情況下,司竟然說 "我要去決鬥"。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四郎生氣的問 "可是,他們調戲純!在我的眼前! 所以只有這一次我絕不原諒他們!" 司不願退讓的說。 他這是騎士精神? 還是來自於他對純的真心? ........... 雖然對四郎和勲來說無論是哪種力量在迫使司這樣做都一樣, 但已經發展成這樣他們知道以司的個性是絕不會退縮。 而他們也不能讓他一個人前去,因為那對人馬對他一個人來說太勉強了。 "那麼,那個決鬥,是在哪裡進行呢? 從幾點開始?" "8點。在日出公園。鞦韆的前面。" 司的聲音微微顫抖 "咦? 那不是那群傢伙的根據地嗎?" 勲警覺地說 四郎一方面為司煩惱,令一方面也替妹妹擔心。 純從剛開始就一直靜靜地挨著司站,盯視著她哥哥。 他知道以這傢伙的個性,她一定會一起跟過去。 夜幕攏罩著沉默的4個人。 司,你該怎麼做。鐵青著臉,司在心中不停地自問自答。 小小的後悔,還有憤怒變成的堅決,在司的心中互相矛盾。 四人的臉上混雜著放心和想哭的感情,就在這個快要無法忍受的瞬間,一個輕快小跑步的腳步聲靠近,然後一個明朗的聲音劃破了沉默。 "呦-!怎麼啦? 發生了什麼事嗎?" 好棒的笑容-! 丞-!不,是雪之丞! "嘿? 決鬥? 哼-。 誰跟誰? 在哪?" 聽到是決鬥時他一發連問了四個問題 現在一切似乎是在他的掌控中,這時男孩們想起, 沒錯,這傢伙每天都在決鬥中渡過。 "司,帶我ㄧ起去" 雪之丞的說的很理所當然。 "可是丞 ... " 有些猶豫。"會帶給你困擾喔! 選手是不可以打架的吧!?" "不要緊。有手段可以使用。更何況,若不是這種時候就看不到。" 很迷樣的回答,是指什麼? 司看向勲尋找答案。 但是勲微微地搖頭,表示他也不懂。 2個小時後。 更加確認了彼此的友情的5個人的笑聲在大樓間迴響。 他們的笑聲來來回回,像水波般融入了夜晚。 "真是謝謝你,丞~!!" 這樣的話不停地被重複著。 ***************************************************************************************** {午夜12點了,接下來的下次再寫 .... (揉眼睛...)} {ps: 我隨手翻的很多地方不夠詳細或精準請見諒勿罵} {其他東京少年物語短篇,也等待之後再找時間翻XD} 話說我終於想到DP12出南条勲2代和橘純時那段話的意義了!! ( 以下純屬個人猜測 ) 還記得南条勲出2代時的大幅標題嗎? "你對純永遠都很溫柔呢" 即使沒有跟女孩子講過話,不知不覺對純很親近的勲。 "有一天一起去迪士尼樂園玩吧?" 是認真這樣說的,為何女孩子會馬上生氣呢? 當作是永遠解不開的謎,一直看著純,卻伸不出手。 在 Another Yourself 裡面出現了東京少年物語另一名重要級人物: 亞美 書中寫說她是和純一樣很受男孩們愛慕的一個女孩,與純一起成長為美麗的女性 並投入與哥哥他們完全不同的世界 ............[ 老實說這點很讓我不安( T - T ) ] 回歸正題: 會不會純之所以會對勳真心的邀約動怒 是因為亞美喜歡勲的關係呢? (純屬個人猜測不爽也請勿歐 Q_Q) VOLKS 宣傳東京少年物語為: "友情、喧鬧同伴、青梅竹馬、好友、對手 ... " 其中的對手,難道是指情敵嗎??? [ 其他資訊擇日續述,謝謝收看 m( _  _ )m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